您的当前位置:中国瓷器产业网 >> 瓷器资讯 >> 产地新闻

产地新闻

瓷器,从中国到欧洲的400年

2017-12-29 14:38:05.0 来源:

1291年,马可·波罗将第一件中国瓷器带回威尼斯,掀起欧洲对遥远的东方国度和它的瓷器的狂热。从那之后的400年里,欧洲人一直试图破解瓷器的烧制配方,王公贵族、传教士、哲学家、炼金师……上上下下都卷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造瓷运动之中。世界著名陶瓷艺术家、作家埃德蒙·德瓦尔探访中国的景德镇、德国的德累斯顿等瓷器重地,爬梳史料,出版《白瓷之路》。对德瓦尔来说,这是一场穿越东西方的朝圣之旅。对我们来说,这是中国历史与世界历史的一个交会细节。
人人都关心来自中国的最新消息
  17世纪的法国巴黎,最流行的是“中国的最新消息”,似乎人人都有来自中国的一点消息,人人都想探得中国的一点消息,人人也都想操控中国的一点消息。
  那些在中国的传教士,成为珍贵的消息来源。他们寄回巴黎的那些信件,被一字不落地阅读。人们对这些信件如饥似渴,穷尽其中的每一滴汁液,然后把这些信件编辑整理,汇总出版。
  似乎整个巴黎都对中国这个遥远的东方国度感到好奇。他们想知道,中国人的数学、占星学、哲学、音乐、医药和脉诊,他们想知道中国的茶叶、大黄以及其他奇怪的植物,他们想知道中国是否生产某些香料,而中国人是否使用烟草。
  戈特弗里德·威廉·莱布尼茨是出现在教科书上的数学家,可他也是一位中国研究者。莱布尼茨发现,法国国王和他的中国顾问,关于中国的新发现的传闻是最热门的,包括中国仪式的意蕴、建筑和道德准则。莱布尼茨意识到,关于中国,能向国王透露怎样的信息,如何拿捏这些信息,则可以得到好处。
  一位叫白晋的神父完成他在中国的传教任务之后,历经两年旅途返回法国。船还没有靠岸,白晋便心急地跳下船,自己费力地涉水上岸,手里高举着来自北京的一包信件。他还绘制了《中国皇帝历史画像》,写了献词,呈给国王。
  这给莱布尼茨很大的启发,他说要开一家“中国事务所”,谁想要获悉关于中国的最新消息,包括中国的数学、对概率事件加以编码的《易经》,向他征询即可,包括想要喝到来自中国的琼浆玉液,也只需在他那里订购。莱布尼茨编了一本《中国新事萃编》。
  关于中国的所有最新消息中,瓷器是其中的重要内容。路易国王听说,“中国皇帝住在皇宫里,由技艺高超、会做各种珠宝玉器的工匠服侍”。这样的消息,对生活在巴黎的这位国王显然是具有刺激性的。
  于是,中国的瓷器漂洋过海,来到了巴黎的凡尔赛宫。1689年的一份配有插图的财产清册显示,当时国王儿子的房间中有381件中国瓷器,其中第112号是一只枯叶色葫芦瓶,上面配有白色花朵。
中国瓷器成为凡尔赛宫的时尚
  17、18世纪,瓷器成为凡尔赛宫最受追捧的时尚。
  一位叫约翰·纽霍夫的荷兰传教士出版了一本中国游记,其中介绍了永乐皇帝兴建的一座尖顶瓷塔。他在书中为这座瓷塔配了150幅插图,它们不是天马行空的臆想,而是实实在在的图片。“书中,这座宝塔高耸入云,脚下渺小的游人三五成群打着阳伞,郑重地相互鞠躬,四周的山峦构成了清晰的背景”。
  法国人认为,这座瓷塔堪称世界一大奇迹,“每块瓷砖都以惊人高超的工艺镶嵌,以至于接口处几乎了无痕迹。”
  这座塔的意象渐渐流行起来。有一家工厂模仿制作一人高的宝塔,用来插郁金香,每个宝塔的窗口都变成了插孔,上面可以插满鲜花。
  路易国王则在距离凡尔赛宫一英里之处建造了一座瓷宫——特里亚农瓷宫。这是一幢亭式建筑,屋脊上排放着蓝白色瓷器,正面零星点缀着几把瓷壶,里面布置着中式风格的床,天花板上画着中国的禽鸟图像。
  如果当时有中国人看到了路易国王兴建的那栋低矮的漂亮建筑,一定会好奇,那些嵌在屋顶的瓷罐子到底有什么意义?实际上,那些并非真正的瓷器,那时的法国人不会制作瓷器,他们只是把荷兰的彩瓷绘和法国本地的陶瓷制成中国瓷器的样子。
  物以稀为贵,这句中国的谚语在巴黎的凡尔赛宫同样适用。中国瓷器是相当珍贵的存在,法国人只能通过购买或者接受馈赠获得。为了拥有更多的瓷器,他们决定生产仿制品。
  “没有人知道瓷器真正的配方,所以必须尝试使用各种原料。这意味着为了制成近似于瓷的东西,他们把各种各样的玻璃粉末添加到黏土中。”埃德蒙·德瓦尔在《白瓷之路》中写道。
  在这场制瓷运动中,法国人制出了乳白色、象牙白或者纯白色的瓷器,各种白色出现的概率由原料的好坏、研(情况或者使用的燃料决定。他们还为这些瓷器设计了奇奇怪怪的造型,比如茶壶的
  壶嘴里伸出花朵,蜿蜒下垂到中式建筑屋顶,枝条则变成长着翅膀的女人。
  可是,这些瓷器浑浊无光,没有一件像那些来自中国的瓷器一样晶莹剔透。
中国的白色黄金秘密
  瓷器真正的欧洲问世之地,不是法国,而是德国。法国人在研究瓷器制造的同时,德国人也在进行。瓷器研究者们被集中到一处,一个烟熏火燎、昏暗污浊的地下室,秘密进行各种烧制实验。很多年后,一个叫埃伦弗里德·瓦尔特·冯·契恩豪斯的人烧成一个小罐子,“半透明,奶白色,像水仙花”,这种瓷器质地的进步为这些制瓷者带来莫大的鼓励,工作的节奏也变得狂热起来。
  “他们每隔半个小时就看一下窑炉,像看护牲口似的,红红的火光让人赶紧跳开。里面太热了,地下室的大石块被拆除,他们的头发被烧焦,地板滚烫,他们脚上起了大水泡。”德瓦尔介绍。
  奥古斯都国王前往视察进程,一进门就感到可怕的火光扑面而来,里面嘈杂,灼热,就像地狱一样。国王为这个地下室的安保规格升级,选派90名士兵把守,等待真正瓷器的诞生。
  1708年10月9日,契恩豪斯和另一个叫约翰·弗里德里希·波特格的人烧造了第一只真正的无釉瓷杯,半透明,白色。此时,距离中国瓷器最早传入欧洲,已经过去400年。1291年,马可·波罗将第一件中国瓷器带回威尼斯,从此掀起了整个欧洲对瓷器的狂热。
  波特格向国王汇报,西方世界第一件瓷器已经制成,他破解了秘术的玄机,掌握了制瓷的知识,找到了白色的黄金。后来,这种瓷器被称为“波特格瓷”。
  契恩豪斯在他的瓷器问世后两天便辞别人世,而活着的波特格似乎也并没有享受到瓷器发明为他带来的荣光。
  “他的癫痫经常发作。吸入水银让他呕吐、眩晕。长期在火炉边工作造成了一氧化碳慢性中毒。他还患有粉尘导致的矽肺病。”因为掌握了瓷器制作秘方,他活着的时候遭受损伤、烦扰和恫吓,一度被关押在一座城堡之中。
  为了保密,那时候瓷器烧制实验过程中的瓷片不能随便丢弃,以防它们被人收集研究。所有的瓷片都被倾倒在固定的地方。考古学家曾发现,在一座城堡的房间里,堆满了2米高的碎瓷片。
  欧洲国家的每一位统治者都想拥有自己的瓷器制造厂,“瓷是一种新技术,被新的欲望照亮”。18世纪末,白瓷制作秘术终于还是被泄露,自那之后,瓷器制造厂在欧洲遍地开花。
  • 分享到:
  1. 1
  2. 2
  3. 3